「這是時間對我們的迫害,展望時是那麼漫長,回憶卻如此短暫。」 妳如是寫道。

Exchange (最终 下)

khdfh啊啊啊啊

我的小小小傻叽啊:

68


 


耳边有金属摩擦的声音,吱咯吱咯的很是刺耳。


李斯特尝试着动了动手指。


 


“公主殿下!!”


耳朵贴在地板上,可以清晰的听见匆忙错乱的脚步由远及近。


“禀报殿下!原驻扎在城外十里处的轻骑军冲进王城!城卫军试图阻拦未果,已被斩杀十余人!而今轻骑军叛众正直冲王宫而来!!!”


 


弦乐之声骤然而止。


良久,公主的声音冷冷响起。


“轻骑军不过百余人,何足为俱!着令立刻集结圣殿骑士团、中庭侍卫军,北营城卫军,候于王宫前庭,备战。”


话音未落又是一阵脚步声飞奔而来。


“公主殿下!!!驻在巴尔塞的步兵团反了,而今正直冲王城而来!”


“殿下!重骑军——反了!!”


 


一片死寂之后,公主的轻笑声突兀的响了起来。


“呵——卡洛琳——”


 


“殿下还有什么吩咐么?”


依旧是那份慵懒的声音,不紧不慢很是随意。


公主嗤笑一声道:“吩咐?我怕是不敢了。”


 


卡洛琳低头浅笑,手指轻轻抚过折扇角落绣着的蓝星花,眼中温柔一闪即逝。


公主一步步的走近卡洛琳,停在她的面前,目光似炬。


“你帮我杀掉了李斯特,却背着我调动了这些原属李斯特的军力,你们卡洛琳家族,是想要改朝换代么?”


卡洛琳打开折扇掩着唇,一双眸子似笑非笑。


“殿下,王城里出生的人,自小便知道权力和地位是他们安身立命的底气。所以他们一生都在为这些东西去拼搏,仿佛得到的更多就会更加快乐——而我只是碰巧知道了一些让我更快乐的事情。”


她把折扇放下来,唇边沁出的鲜血正一滴接一滴的滑落。


“然而身在这个位置,快乐其实是一种奢望——贪图它的结果就是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公主的面色渐渐变得难看至极。


卡洛琳回眸看了一眼伏在地上看似毫无生气的李斯特,抿着唇淡淡的笑开了。


“公主殿下,如若不是你们王室无情在先,又怎么会将李斯特逼到如今这个境地——她,本不是无情的人。”


“再多说一句话你只会死的更快。”公主冷冷的打断她的话,“之前我就告诉过你,此毒无药可解,做到这个份上你怕也是疯了。”


卡洛琳的面上血色尽褪,像是仅凭一口气在勉力支撑。


“殿下,若是您不想输得彻底,只能和公爵站到、一条战线上……”她用力呼吸了几下,断断续续的说道:“还有,请您、看在儿时那一点情谊上,求您、不要告诉她、我……”


 


剩余的话已经来不及说完了。


 


公主看着摔倒在地、缓缓阖上眼睛的卡洛琳,捏着拳头,生生收回几欲伸出的手,冷冰冰的甩下了一句:“活该。”


 


身后忽然发出了一阵惊呼,夹杂着慌乱的几声:“殿下小心!”


堪堪只来的及回头的公主殿下被直指在面前的剑锋吓得连退两步,面色瞬间煞白。


执剑者半张脸上都是血迹,凌乱的发丝挡不住那双冷酷又倨傲的眼睛。


“解药。”李斯特一字一顿的说道,“她如果死了,我要你们全部陪葬。”


 


69


 


李艺彤是在一片喧哗中恢复意识的。


唔,很吵……


 


“直播掐了没有?!几个平台全部断掉!听到了没有!”


“控制台,减速!!!没看见上面人在晃么!”


“安保呢!!有没有找到什么垫一下?!快点啊!!!!!”


 


各种各样的声音交杂着,李艺彤的眉头皱了又皱,终于勉强地抬起了重逾千斤的眼皮。


两脚悬空的感觉让她下意识的低头一看——


 


……天呐爸爸,我飞起来了?


是不是好人死了之后都会升天,灵魂还能俯视人间?


……但这升天的高度是不是太低了一点?


 


李艺彤伸出一只脚往下探了探,身体在空中微微一晃,头顶便传来一声怒喝。


“你能不能别乱动!”


 


李艺彤愣了一秒,有些不可置信地仰起头,这才看清了目前的自己处在一个什么境地。


 


满脸通红的黄婷婷牙关紧咬,大半身子都探出了升降舞台。


那只紧紧抓着李艺彤袖口的手在微微发颤,纤瘦的手腕上已然突起了一片青筋。


 


“你——”


“闭嘴!”


才说了一个字便被素来称作温柔的年上狠狠打断,那双有些泛红的漂亮眼睛里充斥着紧张、恐惧、愤怒,还有一丝说不明的情绪。


李艺彤讷讷地闭上嘴,目光落在黄婷婷被袖扣划伤的拇指上,欲言又止。


 


Staff不知从什么地方翻到了充气垫,一群人在下面忙活成一团。


控制台在以极慢的速度下降,黄婷婷手腕颤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


李艺彤担忧的看了一眼又一眼,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道:“也不是很高了,我跳下去吧,不会有事的。”


黄婷婷的牙关好像都在打架,可手上的力气丝毫没有放松的意思。


“我不会放手的。”她咬牙切齿的瞪着李艺彤,“你也休想先松手。”


 


70


 


“没有解药。”公主很快镇定了下来,“李斯特,你拿剑指着我,是打算弑君么?”


李斯特唇角勾了点弧度,露出个分外邪气的笑容。


“弑君?”她微微扬起下巴,“那就算是吧,反正不是第一次做了。”


 


公主的瞳孔剧烈收缩了一下,垂在身侧的手骤然收紧。


“你果然——”


“十二年你的父王派人取了我父母双亲的性命之时就该想好因果报应!”李斯特冷声喝道,“既然让我捡回一命,我又怎会善罢甘休。”


她把剑尖向前送了送,泛着蓝光的锋刃停在公主纤细的脖颈边。


“殿下,我的剑是您的父王送的,常年淬毒,一击致命。”李斯特微笑着伸出另一只手,“就算为了您自己,还请您把解药给我。”


公主凝视着李斯特,片刻之后浅浅的笑开了。


她扬起头,微微闭上眼,像是等待结果一般淡淡道:“这毒没有解药,您若不信,大可现在杀了我。”


 


大殿上又陷入了一片死寂,相比之下,殿外渐渐接近的兵器打斗之声就愈发明显。


“公主殿下——”满脸血污冲进大殿的兵士被眼前的场景吓得两腿一软跪在了地上,“公爵、公爵大人……”


公主睁开眼,先是瞥了一眼面无表情的李斯特,然后不紧不慢地问:“现下如何,直接说。”


“轻骑军和巴尔塞步兵团已经会和,加上驻扎在城内的重骑兵的配合,此刻已经势如破竹杀进王宫了!!”


公主点头应道:“知道了,传令去前庭,命圣殿骑士全体退守到中庭。再传话给叛军,公爵此刻安然无恙。”


 


李斯特讥讽的笑了笑道:“公主殿下还真是镇定。”


公主低头摸了摸手上的戒指,像是有些惋惜般叹道,“那又能如何,是我低估了公爵你的实力,棋差一招,输了便是输了。”


“您以为您差的就是一步棋么?”李斯特眉梢一挑,面带讽刺的收回剑,“您大概只知道我有些军权,却不知从海关到冶铁到海陆商道,实际控制者还是李斯特家族。一旦我李斯特横死在此,这些潜藏的势力会在片刻之内拥立新主,王朝改姓,不过须臾。”


 


“所谓的王室,除了这些迂腐且不足挂齿的家族在守护以外,早已没有什么实际权力了。”李斯特慢慢的走近公主殿下,伸手轻轻地勾起了她的下巴。


“你是不是想问为什么我不直接谋朝篡位?说来你可能不信,我并没有什么兴趣要这座王位。”


她垂首,沾着血迹的唇颇为轻佻地靠向公主的耳边。


“我知道你想干什么,我可以把那些你想要到疯了的东西都还给你,所有——只要你愿意把解药给我。”


她的拇指按住了公主的下唇,微微用力,锋锐的眸子里冷光尽现。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继续和我装疯卖傻,那么我一定会褫夺你的一切,包括你——我会一点一点的把你折磨到,求死不得的境地。”


 


71


 


李艺彤的双脚稳稳的落在了气垫床上。


黄婷婷疲倦至极的长舒了一口气,手指才稍稍放松便被李艺彤反手抓住。


“我抱你下来。”


 


因为事故来的突然,工作人员大约已经忘了清场这回事。


于是台下将近一千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李艺彤伸手抱住了黄婷婷的肩膀。


 


然后——


人是抱起来了,然而不过一秒就体力不支的后脑勺着地的摔进了气垫里。


 


一片哄笑。


 


李艺彤一边七手八脚爬起来,一边慌里慌张去扶无辜摔了个倒栽葱的黄婷婷。


“没、没事吧你——”


一边坐起来一边揉着额头的黄婷婷有些冷漠。


她单手推开企图凑过来的道歉的李艺彤,嫌弃的撇着嘴说:“走开——”


 


72


 


开场虽有一些波折,但好在后续进行的还算顺利。


当晚冲上热搜的话题有不少,当然最多的还是关于某对曾经连名字都不能提的cp。


 


回程车上的马老师一边滑着手机一边笑得合不拢嘴。


“哎呀你们看看这张婷婷的表情包,冷漠的好传神啊!”


一张图丢进群里,瞬间车厢里哄笑一片。


 


没过一会儿,坐在后座的陆婷突然鹅鹅鹅的狂笑几声,然后又一张表情包丢进了群里。


图上被挂在空中的李艺彤一脸生无可恋,浑身透露着弱小无助可怜。


于是车厢里再次哈哈哈哈哈哈的一片笑声。


 


李艺彤一边扁着嘴看着短短半小时群里刷出的无数表情包和哈哈哈,一边偷偷瞄着单独坐在前排座位的黄婷婷。


她用胳膊肘捅捅身旁吃瓜吃的一脸傻笑的赵粤,压低声音问道:“哎,你说她在生气个什么啊?”


赵粤一脸莫名的说:“你自己去问她啊。”


李艺彤泄气道:“就是因为我不想问她才来问你的啊!”


赵粤挠挠后脑勺,想了想说:“可能觉得你很弱?你瞧你,抱不动她就算了,现在连问都不敢问,前段时间我还在感慨你终于不怂了,现在咋又回去了?”


“我——”李艺彤噎住了。


赵粤啧啧了两声,摊开手一脸无奈。


“不是兄弟我不帮你,可你俩的事儿啊我们可真插不进手。现在好不容易你们关系好点了,有话你就直接去和她说嘛。”


 


73


 


夜深了。


所有的队伍悄然无息的撤离出了王城,灯火辉煌的王宫平静的一如既往。


“哗啦——”一声,一桶水泼在了染血的阶梯上。


负责打扫的两个仆人一边垂着头在洗刷着台阶,一边压低声音交流起来。


 


“这天真是说变就变——”


“是啊,前一会儿我缩在自己的屋子里,就等着什么时间出来跪迎新的君王呢。”


“这话可别在外面说,只是不知道咱们这公主使了什么手段,居然能让公爵大人撤了军队,还把这王位给保住了。”


“呀,你还不知道么,因为公主答应救卡洛琳侯爵了啊,谁不知道公爵和侯爵的关系——不过我刚刚倒是听内庭侍奉的人说这侯爵呀,好像没救过来……”


 


话没说完,一辆马车便由远而近的疾驰而来,挂在车前的灯上醒目的雕着象征着李斯特家族的蓝星花。


两个仆人立刻退到路畔,恭恭敬敬地低下了头。


四驾的马车未做片刻停留,风驰电掣般的向王宫外直冲而去。


 


马蹄声渐远,其中一个仆人才敢小声补充上刚刚未说完的话。


“我听说,卡洛琳侯爵是服用解药太晚,宫中医士回天乏术,只能暂时用药拖住性命……现在,公爵大人也不知道要带着侯爵去哪儿求医了。”


另一仆人轻轻啊了一声问道:“那侯爵还能活下来么?”


“谁知道呢?看天看命吧。”


 


74


 


李艺彤洗完澡后看了看手机,刚过了零点。


娜娜晃着两条小白腿,正趴在床上追着新番。


李艺彤凑到娜娜身边看了两眼屏幕,瞬间来了兴趣。


“给我个耳机,我也要看!”


娜娜摆出一张嫌弃脸,眉毛一挑指了指隔壁。


“你要是再不过去睡那位可不会开门了,到时候别在我的房门面前鬼哭狼嚎,我也不会开门的。”


李艺彤下意识的“嗯?”了一声,想了一下才恍然大悟。


“哦——”




李艺彤抱着小恐龙站在走廊上,犹豫的看了眼隔壁房门上的名字,徘徊了十多分钟后,还是决定回到自己房间。


然而门好像已经被娜娜落了锁,李艺彤趴在门板上哀怨的开始一声接一声的喊着“娜姐”。


门板那边像是飞来一只拖鞋,“啪”的一下砸的响亮,伴随着一句“大半夜的叫魂啊你!我要睡了!”


 


李艺彤脑袋一缩,夹着小恐龙开始左顾右盼。


 


去嘉爱房间?算了,里面青蛙太多不太好。


去叉总房间?算了,里面大概是生化危机。


去马鹿房间?算了,别人春宵一刻值千金。


 


挨个排除了一圈的李艺彤欲哭无泪,这时身后的门把却突然咔嚓一响。


穿着条纹睡衣的黄婷婷好像有些疲倦,打了哈欠之后眸子里泛起了迷离的雾气。


她懒懒的倚着门,环着胸有些无奈的问:“你还要不要睡觉?”


 


睡啊,当然得睡。


 


74


 


李艺彤瞄了瞄那张不算大的床,突然觉得莫名有些躁动。


黄婷婷倒是自然无比的站在书桌边上喝水,一仰头露出了纤细好看的颈部线条。


李艺彤瞥了一眼便不敢再看,但心底的冲动已经促使她站了起来,慢慢地走向了黄婷婷。


 


黄婷婷转头看了她一眼,放下水杯,习惯性的舔了舔下唇问道:“怎么了?”


李艺彤下意识的看了看黄婷婷水润饱满的嘴唇,一瞬间居然恍了神。


向来伶牙俐齿的她此刻开口有些结结巴巴。


“我就是、额,想问下,为什么今天你、好像有点不高兴。”


 


黄婷婷眉梢一挑,哦了一声后随口答道:“毕竟是在舞台上,你要是没那个本事就别逞能,自己有多少力气心里没点数嘛。”


李艺彤辩解道:“因为我那会儿没恢复过来力气,我觉得我抱你还是抱得动的。”


 


黄婷婷耸耸肩,一边懒懒的走向床边,一边语调上扬的丢了句反问:“哦,是这样么?”


 


李艺彤顿在原地片刻,随后一个箭步追上了去。


“我抱得动你!”


气鼓鼓的年下一边试图拦腰给个公主抱,一边腿一软再次发生了悲剧。


但还好这次是直接摔倒在了床上。


 


黄婷婷一边捂着被撞疼的后脑勺一边伸手捏住伏在身上的李艺彤的脸。


“你下次再敢抱我一下试试看!”


 


“我不敢了不敢了!”李艺彤一边摆脱着黄婷婷的爪子一边趁着难得的熊心豹子胆低下头,在她觊觎了很久很久的嘴唇上狠狠的亲了一口。


她感觉黄婷婷瞬间愣住了,并且同时感觉到自己的脸正在极快的烧红。


“我说的是不敢抱你。”她努力辩解道,“亲你一下还是敢的。”


 


好一会儿才找回理智的年上别过了脸,鼻腔里发出了“切”的一声。


“你也只敢亲一下而已,还不是怂——”


 


剩下的话被某种特殊的方式堵住了。


良久之后翻身爬起来的李艺彤一边抱着小恐龙缩到床角一边声若蚊蝇的抗议道:“我才不怂——”


 


黄婷婷一言不发,一边掀开被子钻进去,一边伸手“啪”的一下拍灭了床头灯。


 


完蛋了,李艺彤绝望的望向天花板,刚刚咬的怕是太重了。


 


黄婷婷的声音从被底闷闷的传出来。


“你再不睡进来就抱着你的恐龙狗带吧——”


 


 


 


(完)


 



评论
热度(863)

© 須臾之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