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時間對我們的迫害,展望時是那麼漫長,回憶卻如此短暫。」 妳如是寫道。

从始至终只有我一个人入戏,我乐得扮演暗恋者的角色,你只负责用心做好被爱者该做的拒绝。

评论

© 須臾之間 | Powered by LOFTER